文藝生活

首頁 > 文化建設 > 文藝生活
宣海飛隨筆:父親,你可以不用假裝堅強
發布時間:2021-02-04 10:36:46     作者:宣海飛   瀏覽量:530   分享到:

收拾行囊準備回家,電話里得知父親近來身體不適,在鎮上醫院,電話那頭說他不礙事,讓我安心上班。望著車窗外,轉瞬即逝的光影,我再次想起了父親偉岸的身龐,淚水漸漸模糊了視線。兩個半小時的車程,讓我稍感急躁。

到了醫院,病房里的父親正與臨床聊天,一時間心里的急躁已全部褪去。這時悄悄走到父親身后,我的內心回歸了平靜。

父親猛然回頭,我們父子會心一笑。“嘿!你咋來了,邊說便急忙接過我手里的背包,回到自己的床位”。

陪父親打完三瓶吊水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肚子已經餓的咕咕響,和父親來到醫院食堂,可是已經過了飯點,很多菜已經涼了。但角落里還有一家羊肉泡饃檔口,我還沒來得及問父親想吃啥,父親掏出手機已經支付完畢。

我笑著說:“爸,您都不問我吃啥就付錢,動作蠻快”。他笑著說道:“我就好這一口,再說哪有讓娃請客的道理”。心想,這估計是父親早就策劃好的吧,在他看來,我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孩子,永遠需要被愛護和照顧。

父親請吃的泡饃,滿滿當當一大碗,湯里布滿香菜,香味撲鼻而來。怕我不夠吃再加了份饃,其實我吃不下這些,可看到父親期盼的目光,只好吃完。這一幕又讓我想起了小時候,那會我吃飯越多,吃得越快,父親就越高興。

望著父親那起身緩慢的動作和兩鬢白發,我不由潸然淚下,大口地喝完碗里剩下的湯,用袖口抹去淚水假裝淡定。笑著對父親說:“爸,明兒一早就來,因為清晨的湯更為鮮美”。

父親笑著說:“好,下回還是我請客”。

短暫的相聚后,回到了單位,第一件事就是撥通父親手機,電話里父親說他身體不礙事,不需要人照顧,讓我安心上班,那一字一句猶如綿延不斷的牽掛深深地扯痛著我的心。

父親有他的堅強,哪怕是“偽裝”,我也會真心成全,再次讓我充滿了力量,對家的責任時刻激勵著我努力工作,奮發向上。待到過年回家,再看望二老。(小莊礦  宣海飛)

 

編輯:徐超


国产亚洲精品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