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生活

首頁 > 文化建設 > 文藝生活
丁運華散文:我的第二故鄉——彬州變形記
發布時間:2021-03-22 11:26:59     作者:丁運華   瀏覽量:846   分享到:

初次到咸陽市彬縣是在2007年的7月。那時,愛人在彬縣一國有大型煤礦工作,以職工家屬的身份第一次去的經歷,讓我至今難忘。“什么破縣城,再也不想來了。”這份偏執讓我幾年間真的再沒有踏入這個縣城。然而,命運仿佛在捉弄人,2013年我鬼使神差地調到這里,如今快八年了,在這里我與這個縣城一同成長、慢慢融合,見證了她從一個小縣城發展到了如今的彬州市,那份心情也是感慨萬千。

認識一下彬縣,舊名邠或豳縣,位于陜甘兩省交界處,咸陽市西北部,地處關中平原西部。南距咸陽120公里、西安150公里,北距甘肅平涼160公里,是連接秦隴的咽喉要道,地處甘肅平涼、陜西寶雞、銅川、咸陽四個城市的幾何中心。彬縣歷史悠久,是中國古代農業文明的發祥地之一、關中產糧基地縣之一,也是古“絲綢之路”必經之地,素有“絲路明珠”之稱。但是,不管她有怎么的稱謂,八年前的彬縣真的有點窮。

記得,第一次到彬縣探親,早上六點半我從家鄉韓城坐上去西安的大巴,心情還是很愉悅的。三個小時后我到了西安,轉車到了汽車西客站。買完票找到去彬縣的車后,我有點懵,人家的大巴車都是豪華型的,這個車很普通,座位也不寬敞,想著二三個小時很快就熬過去了,還是很高興的坐了上去。車出發后,我才真正開始懂得“囧途”是怎么回事。先是開著車到處接人,這停停那晃晃,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沒出西安,人是越上越多,中間甚至放了小馬扎。終于是放不下了這才正式出發。當時,彬縣還沒有高速路。所以,大車小車客車貨車都走國道。那國道也是這修修那補補,到處是堵車。那天,我是晚上七點半到彬縣。心情也被滿車的嘈雜和堵車的煩躁所代替。愛人看出了我的不開心,和幾位同事帶我去吃了單位附近的一家寧夏羊肉館。飽餐一頓后,覺得這地方還不錯。可是,第二天的經歷,讓我不再喜歡上這個縣城。

第二天,愛人調休,說是帶我去縣城逛逛。出了單位大門,等了十幾分鐘等來了當時的公交車。說是公交車其實也就是鄉村的招手停,路上只要有人招手馬上就停,司機也不管后面有沒有車,膽大的很。到縣城后,一條大路直通東西,兩邊的樓房都很低,最高的也不過是四五層高的樣子。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走了半個多小時,我逛的索然無味,給愛人說回去吧,沒意思。往回走的路上,碰到了一位賣梨的中年人。愛人說彬州的梨很有名,咱買點回去吧。梨子確實不錯,一稱一算賬“二十一塊二”。用在家買東西的習慣隨意說了一句:“師傅,21塊吧!”“不行,還有兩毛。買不起不要買。”我當時整個人是懵的,這人怎么了,說話這么難聽。再說,誰買東西不講個價呀。這時,愛人對我搖了搖頭。后來,他告訴我,彬縣當地人生性耿直,說話不容情,有時并不是惡意。但是,就是這個小小的細節,讓我徹底不喜歡了這個縣城。

再來彬縣,已是2013年的5月了。因為一直是兩地分居,經常想什么時候能調到一起就好了。因此,我在韓城的單位很努力的工作,白天扛著20多斤的攝像機找素材、迎檢查,晚上加班寫稿子。也是這份努力,終于讓愛人單位在招聘的時候,我有幸被錄上。十五天我辦理完了所有調動手續,被分到了公司下屬的二級單位,工作單位在彬縣。手拿調令時,我心里想,雖然還是兩地,起碼我們是一個單位的人了。懷著感恩的心我踏上了來彬縣的路程。

這一次的行程,讓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覺。我開著車一路高速,不到兩個小時到了彬縣。遠遠看到那一個個高聳的塔吊,似乎像我展示著這個縣城發展的力量。

再來介紹一下我的工作單位吧。彬長小莊礦是陜西彬長礦業集團公司開發建設的一座大型現代化礦井,礦井位于彬縣義門鎮。2010年10月正式開工建設,煤炭產品屬低灰、低硫、特低磷、高發熱量的優質動力煤和化工用煤,彬長礦區的主力礦井之一。當然,企業的發展得益于彬縣煤炭資源儲量豐富,位于陜西第二大已探明煤田彬長煤田腹地。

2013年的小莊還在基建中,職工分兩部分安排住宿,男職工大部住在離礦一二公里的村子里建的臨建房,女職工住在建好的區隊聯建樓上。那段日子我仿佛回到了學生時代,與三名女生住宿在不足20平米的房間。工作之余,我開著車帶她們去縣城,吃飯、超市購物,簡單且知足。那個時候,無論縣區還是單位,私家車還是較少。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眼看著礦區每一天的變化,兩棟28層的公寓樓脫胎換骨般聳立在涇河岸邊,兩人一間讓職工盡享星級酒店的標準的同時,也成為彬縣的地標性建筑之一;監測全面的調度指揮中心也用了最快的速度建設而成,實時監控著井下生產的一舉一動,為生產決策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再看辦公大樓、職工餐廳、員工活動中心、職工浴室、停車場一個個建成投用,改善著職工辦公生活的同時,向外界展示了一個不一樣的煤礦。再看井下防爆膠輪車、新型掘進機以及智能化綜采設備的添置和使用,讓我眼前的這個企業越來越強大起來。可以說,我見證了小莊礦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歷程,雖然發展的路上有風有雨、有曲折有坎坷,但是,堅強自信的小莊人還是沖破各種困難走了出來。今日,礦井已然成為地方經濟貢獻大戶。

再到縣城,不,彬州市走走吧。因為,彬縣在2018年5月11日正式升級為縣級彬州市。雖然涇河自西北向東南斜貫中部,將彬州市分割成東北、西南兩塬夾川道的地貌格局,有“山大溝多塬窄長,二山五溝三份田”的戲語。但是,并不妨礙它的發展和建設。短短幾年,高鐵、鐵路、高速全部開通,連同拔地而起的彬州大廈、海鑫大樓都向我們顯示出了城市發展的潛力。再看,兩家電影院讓我們的周末不再單調;游樂場成了孩子們最向往、最歡樂的場所;挺拔秀麗,顯示了宋代精湛高超建筑藝術的開元寺塔成了老人們休閑納涼之地;學校、幼兒園、醫院也投建了幾座,并且幾個大型超市分布均勻,給彬州人帶來了各種便利。過去想請朋友去好一點的飯店,根本沒有選擇性。可是,現在隨處可見的餐飲連鎖店,麻辣空間、李想大蝦、鴨掌門、東北鐵鍋燉、九門巷子,還有獨具自家餐飲特色的惠鑫樓、好德、吳老四牛羊肉泡饃……讓你盡享美食的同時,感悟同大城市一樣的愜意。當然,伴隨著經濟的發展,彬州市也和其他城市一樣,購買私家車的人越來越多。

人是會變的,就如我。從一開始的不喜歡到最后的融入。八年間,我已喜歡并且愛上了這個城市,把這里當做我的第二故鄉。雖然它不大,但是有我容身的企業;雖然它不華麗,但是它有我所需的一切生活品質。

原來,我不曾發現,彬州市這個千年小城,一直都如此美麗!這里有地貌形似臥龍,故稱“周墓蟠龍”的公劉墓;有建于唐代陜西省第一大佛,被譽為“關中第一奇觀”的大佛寺;有陜西最大的天然淡水湖“侍郎湖”;有涇河第一彎的太極彎自然風景區;有渭北民俗體驗地豳州驛;有龜蛇山、詩經風情園、水簾燈山天下、花果山石堡;更有老豳州御面、彬州柿子、大覲棗、彬州梨等特產。當然,這里還有隨時間變遷,發展的思想在轉變,素質再提升的彬州人。

“絲路明珠,山水豳風 ”,美麗彬州在這里等你!(小莊礦 丁運華)

 

編輯:徐超


国产亚洲精品免费观看视频